香 港 爵 士 行
2002/01/31 ~ 2002/02/02
圖文  范清文


誰說香港沒有爵士樂!?

之前曾有人說香港沒有很好爵士音樂,我不太相信,站長利用此次度假的時間,到香港最出名的Jazz Pub走了一趟,證實了這樣的說法是不對的。事實上除了少數明星、大師、跟S級妖怪之外,大多數Player都是在某個相同的水平附近,而我聽到的這兩個現場,都有這樣的水準。

如果您想聽很好的Jazz Live,不需要到美國、歐陸、澳洲或日本了,相信香港就可以讓您非常滿意。

首先,我將行程規劃模擬一下。

您先在國內找一家旅行社,告訴他們您的往返日期及時間,幫您訂個來回機位,代辦護照,以及香港的入境許可證。一份入境許可證最多可以讓您在香港待個15天,應該夠了吧!不過入境許可證還有分一次入境、一年多次入境之分別,詳情就請自己問問旅行社吧。如果怕麻煩,乾脆連下榻旅館也請他們代訂!

這次我去住的飯店是位於灣仔的衛蘭軒酒店,是朋友透過關係幫忙訂的,所以價格極為便宜,一天430港幣。

衛蘭軒在左邊,看到了嗎?

站長建議大家可以找個在中環的飯店,地鐵交通會更為便利。

旅行社的事情處理完之後,剩下的就是自己多蒐集些香港旅遊資訊囉,地圖、料理、小吃、購物.......;別忘了去換些港幣(大小鈔都要),如果有MD、DV、V8等器材可以帶去錄音錄影哪;還有電子字典也帶著,也許用得著!


~~出發囉!~~

自己注意一下機位的Check in時間,(這可以事先問旅行社),check in的同時若有大行李箱也可順便托運,check in之後別忘了登機時間。登機後票根要留著,也許出關時需要用到。附帶一提,回程時在香港check in的時間也先跟旅行社問問,以免錯過時間回不來了。整個飛行時間大約一小時半,呵呵,飛機上想吃吃喝喝就跟空姐要吧,站長在飛機上喝了不少可樂哩!

飛行途中,空姐或少爺會問是否要"香港入境申請書",這跟前面所提的"香港入境許可證"是不同的東西,別忘了要拿一份。這申請書是一式兩份,第一份是入境申請,另一份是離境申請,不過內容都相同,只是抬頭項目不同而已,拿了之後在飛機上先寫好,ㄏㄚ?沒帶筆?跟空姐借吧!申請書的模樣如下 ( 此為離境申請書 ) ︰

哇!終於降落了!機場指示都是都是中英文並陳,所以不會看不懂的。從下飛機到海關口,一路上有非常多的香港旅遊資訊,這些都是free的,中英日文資料都有,如果拿的動就多拿一些吧,絕對用的到。

準備出關了,準備好你的護照、入境許可以及填好的入境申請書,就可以出關囉!出關之後,就可以直衝香港囉!等等,別忘了你的行李,快去行李處領回吧!行李找到後,有一件事要做,就是買一張八達通卡,出關之後機場內就有櫃臺出售。

這八達通卡是觀光客才能買的,不過有很多種等級,站長買的是最貴最好用的那一種,300港幣,內含兩趟機場快線、20元公車、以及三天內地鐵無限搭乘。建議不要坐公車,離開香港時在機場還可以退這20元以及押卡費50元,等於只花230元買八達通卡。

買好之後直接在機場內搭機場快線朝市區前進,呵呵,車子很安靜很漂亮喔。

終點站是香港站,下列車後直接可以轉乘地鐵。呵呵,香港地鐵的班次超密集,車站指示超級清楚,而且車上有電子顯示系統,開到哪裡是一清二楚,到了香港才知道台北捷運的品質只是還好而已。由於站長訂的飯店在灣仔,所以先到灣仔去,出了車站,在機場內free的地圖開始派上用場了,走不了多久就到了下榻旅館,check in之後,下好行李,就可以開始在香港敗家了。順便提一下,香港跟台灣是同一個時區,港幣面值是台幣的4倍左右,小費大約1美元或者是10港幣,記得每天早上離開下榻處時留個小費呀!


~~第一天~~深夜的爵士酒吧~~

夜深了,站長在中環最熱鬧的夜生活區閒晃,終於找得一家名曰〝The Jazz Club&Bar〞的Pub,地圖如下︰

地址是︰
2/F  California  Entertainment  Building 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4-36  D'Aguilar  St. 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Central , Hong  Kong

在左邊德己立街,找到了嗎?在蘭桂坊上面。

這家The Jazz Club&Bar的節目是每月換一次,有當地樂團,也有從各國邀請的樂團,進入Pub前要先買入場券,該收入歸樂團所有,入場券價位不一定,看團體,站長當天去的時候是60港幣。在Pub裡的消費需另外計算,收入歸店家所有。底下是該店的入場券以及2002年二月份節目單。
 
當天的入場券



上圖是這家Pub在2002年二月份每天的節目表,
下圖是店家的強檔節目推薦。


今天的節目是當地的一個四人編制團體,鋼琴手是香港人,鼓手是黑人,Bass及Sax是年輕白人。

節目從10點開始,由Piano與Bass先暖場,所選的曲目都是些調性簡單的Standard,雖然如此,但是鋼琴手的即興線條對二五進行交代的非常清晰,在timing上也中規中矩,顯然受過相當的訓練或薰陶。

而bass player用的雖是electric Bass,但卻能彈出Acoustic Bass的感覺,讓人不會覺得有過於清晰的顆粒感,也不會太過於黏稠,聽起來相當舒服,即興相當具有旋律性,跟大多數的Bass Player不太一樣。不過有時會小小跑拍,但讓鋼琴手給罩了下來,一般人是聽不出來的。

半小時後,鼓手跟薩克斯風手也登台了,整個表演火力完全開展。鋼琴手的和聲手法因為節奏的加入,瞬間開展極多,在管樂獨奏時,鋼琴能夠安分的做好伴奏的角色,並適時的push管樂樂句。自己Solo時,節奏與重音卻也都能在理性的範圍之內飛到天邊去而不紊亂,並不是毫無章法。

Bass Player也能適時的Pedal或者是首拍前擊,讓音響更具延伸性。不過不知怎麼回事,有一首歌倒是walking到不見了,但幾小節之後又撿了回來,不過現場沒有人發覺,也許是太high了,以致閃了神。

而鼓手更是沒話說,雖然不是黑人就厲害,但是這位黑人鼓手確實沒話說,不僅touch佳、鼓點碎,對於管樂的樂句以及鋼琴的切分都能緊緊的跟上並push,音樂性極佳。

薩克斯風手,使用的Sax已經蚳鴗ㄕ獢A所以看不出型號,只知道是Selmer,也許是Mark-7吧。吹嘴是舊型ottolink。他的演奏在timing上非常規矩,不過風格並不是那麼新 ( 風格的新舊跟好壞是無關的 );半音手法相當多,即興也大多以調式音階與和弦音為主軸,樂句相當靈活,用一般的說法,就是很有外國人的味道;泛音也相當熟練。

可惜站長當時沒有帶任何錄影錄音器材,否則就可放些片段於站上。對了Pub可是爆滿喔!還好站長到的早,所以坐在最前面。


~~第二天~~黃昏的露天爵士~~

香港有一個大型購物中心,名曰海港城,在地鐵尖沙咀站的附近,緊鄰維多利亞港。每星期六、日,或者是國定假日下午,正確說來應該是黃昏時分,海港城都有主辦這樣的露天爵士音樂會,地點就在海港城的中庭穿堂,以下是海港城的地圖︰

擺上幾張桌椅,旁邊也有飲料餐點可以選購,真是非常的棒。在現場有海港城的活動宣傳海報,除了海報之外,在海港城的Web Site也有相關訊息,海港城的網址是 http://www.harbourcity.com.hk ,裡面有公佈有最新演出資訊。以下是站長在現場拿到的宣傳海報︰

順帶一題,昨天晚上的鋼琴手 Phoebus Chan,也出現在海港城的網站中,所以在香港當地應該是滿有名氣的樂手。

現場我還看到了下圖這種可愛溫馨的爵士簡介,看來是一種定時推出的資訊,內容簡明扼要,所以大家都願意花時間看,而且是free的。呵呵,台灣不知道何時會有這種free的東西出現。限於版面,所以站長只掃瞄出正反面的一部份。


這個團體也是當地的樂團。鼓手似乎有一些黑人或者是中南美、南亞的血統,鋼琴手是白人老先生,Bass手也是白人,薩克斯風手是我本以為是香港人,後來回台灣之後跟朋友聊及此事,確認他應該是華僑,而且在台灣的Brown Suger演出過一陣子(稍後會再詳述)。

當天時間是從六點開始,八點結束。

這組樂團水準也相當高,這位鼓手跟昨天的Pub鼓手可謂是旗鼓相當,其實我們不要分誰比較厲害,應該說他們的東西不一樣,但是都極為稱職,許許多多的形容詞站長就不再敘述了。

Bass Player倒是明顯的比昨晚的Bass穩定許多,手法也比較黏一點,站長可是聽得很過癮。

鋼琴老先生,其實也沒多老,但是年紀比其他三位團員年長許多,一頭漂亮的白髮,很有音樂家的模樣。或許是用電鋼琴的關係,或許是因為年紀的穩重,punch感覺不怎麼過癮,但是從彈奏動作上來看,punch的動作算是滿明顯的。

Sax Player使用的是Alto Sax,因為距離有點遠,所以樂器與吹嘴看不太出來,不過據推測應該是Selmer的Sax以及Meyer的吹嘴。他的音色以即吹奏時的自然感令我當感動。大多數的Alto Sax Player的音色都有一種高音樂器特有的顆粒感,這種顆粒感是一種很正常,應該都會有的感覺,用另外一種說法就是因為清晰,所以音符容易變得生硬沒感情。但是這位saxophonist在清晰之外還多了一份寬廣與黏稠的感覺,這與我剛剛所說的那份自然感有著極大的關係。音符如果太清晰,有時想要自然一些是一種障礙。

中場休息時站長去跟這位Sax Player聊了一下,呵呵,中英文夾雜,幸好他也聽得懂,為了配合我,他也英中文夾雜,真是難為他了(以下以Darryl稱呼他)。

聊天時還牽扯出一段經歷,原來Darryl曾在師大附近的Brown Suger演出過一陣子。這後來使我想起當Darryl還在台灣時,就有朋友說有一位叫Darryl的Sax Player在Brown Suger演出,相當優秀,叫我一定要去聽聽。可惜當時每天上班,跟他演出時間根本就是重疊,無法抽身去聽,沒想到這次竟在相距千里之遙以外的香港碰到聽到,真的是超級巧合。

下半場,Darryl仍然繼續保有他的一貫的自然,老話再說一次,就是很有外國人的味道,若不是從小受到長久薰陶,後天的學習是很難有種韻味的。接著各種技術紛紛出籠,泛音也愈拉愈高,還有通常運用在Tenor上的Overtone也出現了。

Darryl全心投入的演出,博得在場聽眾滿堂的掌聲。

老實說,跟昨天比起來,我比較欣賞Darryl的演出,不是好不好的問題,只是就風格以及音樂元素上的喜好而已。

結束之後,因為Darryl他們忙著收工,所以我也沒打招呼就離開了,中場時已經留下了聯絡方式,等回國之後再聯繫。

回到衛蘭軒附近,去吃了一家道地的印度咖哩,喔!滿足得回房睡覺了,明天還要早起趕上飛機的check in時間哩。


~~第三天~~離別的清晨~~

第三天清早,在飯店check out之後,在附近吃了個麥當勞,嗯嗯,還是台灣的麥當勞好吃,搭乘地鐵道香港站,再轉機場快線(八達通卡的兩次機場快線,剛好一來一回坐完了)到機場去,準備前往巴里島。大家在機場時別忘了,除非您要將八達通卡留下做紀念,否則是可以退還70元港幣的。

香港機場的免稅商店可有不少好東西,站長差一點點就把Play Station II買回家,合台幣才9000多一些,只是想到這種沒經過改裝的機器只能玩正版片,算了,還是回台灣多花個幾千元買機器,玩盜版片來的划算。啊!我還沒買啦,只是想想而以,連未遂犯都還稱不上吧,別抓我。


~~後記~~

站長到巴里島之後,發現當地每天晚上都有不錯的音樂節目,以專業樂手眼光來看,水準雖然不一定很高(但絕不差),但是對大眾而言的確是一項很棒的音樂資訊。這些節目的樂手都是印尼樂手,沒有外國人的份。

而在街上四處林立的飲料店中,有許多free的雜誌,雜誌中記載著許多的Jazz Pub的表演資訊,真的是有夠多,不過站長在巴里島這七天沒有到任何一家Pub去,一來知道平均水準不會高於香港,二來連玩得時間都不夠了,哪有時間去聽?所以經過 Bali 的 Seminyak 某家Pub時僅匆匆照相留念。

無論是在香港或巴里島,電視裡絕對找得到兩個電台,一是日本NHK,一是中共CCTV,強國嘛!沒辦法。

以上資訊希望對大家有一些幫助,呵呵,若有時間,站長還是會往香港跑,如果順利,年中還會前往日本喔,呵呵,東京某幾條街,滿坑滿谷的Jazz Pub多達千百家。聽到瘋掉。


回首頁